当代文学

我们的手机,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时代

  • 本站
  • 2019-07-09
  • 15已阅读
简介 我的第一部手机是在高三复读那年,那时渴望有一部自己的手机,旧的都可以!这时,三姨把她的手机送给我了。 记不起手机的牌子,只记得翻盖的,小小的,像电池板般大小,右上方有一根可以拉伸的天线,

我们的手机,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时代

我的第一部手机是在高三复读那年,那时渴望有一部自己的手机,旧的都可以!这时,三姨把她的手机送给我了。

记不起手机的牌子,只记得翻盖的,小小的,像电池板般大小,右上方有一根可以拉伸的天线,还有一个信号灯,在夜里一闪一闪的。 这部在现在看来已是老古董的手机,在当时却给了我莫大的力量与满足。 6年前家乡小镇的中学,学生有手机还不是很普遍,那时每到下晚自习,大家都会去校门外的公话超市或者倚靠在校园宿舍下的公用电话亭,与电话那端的亲人朋友互述问候。 这部不起眼的手机让我在承受着复读巨大压力的那年,获得了很多来自亲人的鼓励,还有已经上大学的同学另一个城市为我传来的自由的校园气息。

挂掉电话,我就有更多的力量去啃那些折磨了我整整一个高中、至今没搞懂的的弹簧撞小车之类的物理题。

刚拿到手机时还闹过笑话。 那时是复读前的暑假补课,有一次中午正在教室自习,突然传来卟…卟…的声音,刚听到时,我暗自发笑:哪位同学放屁这么响。 但这种声音仍没停息,有节奏的一声接一声。 这时大家也听到了,纷纷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源头。

我也抬起了头,这时腿碰到了课桌底,突然感受到了强烈的震动,这时我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赶紧从课桌拿出来落荒而逃。 第二部手机是在上大学前的暑假。 收到三峡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我正在离家不远的另一个小镇的餐厅里打工做服务员。 一个周末,小姨带我去了一个商场,挑选了一款手机作为大学礼物送我。 这是一款粉色的直板手机,买手机还送一台小天鹅迷你洗衣机。

我对它爱不释手,给它挂上了好看的手机链,来短信时会有清悦的鸟叫声,以致于多少年过去了,偶尔在地铁里再听到,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部手机伴我走进了大学,与我一同奔走于各个社团的招新现场、留下了很多在603宿舍和晓惠互穿衣服臭美的照片。

直到大一的寒假回家,我出去和曾经一同在餐厅打工的朋友玩了一天,下午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街边的新疆人推着的车车上,有塑料膜包着的红红绿绿的糖果糕点,多少年后我才从新闻里知道那叫切糕!我毫无戒备的让他切了一块,结果小小一刀下去切了50块大洋!我说我不要了转身就准备走,不想那个新疆人拉住了我的胳膊,用一种淡定却带着杀气的眼神看着我。

我弱弱地掏了钱,拎上那个着实重称的塑料袋离开。

心里很想愤愤地扔进垃圾桶,但想想总花了50块大洋,扔了可惜,另外也想尝尝来自异域的特产。 于是,我就边走边吃上一口,味道倒不见得多么好,只知道走了一段距离,想看看到几点了,这时一摸口袋却没了手机。 我的口袋是斜插的,顾着吃切糕手都没压着口袋,一瞬间没了踪影。 我当时并不愿相信是别人偷了,我总觉得世界是美好的,怎么会有人偷我的东西呢?但沿原路走回去也没发现掉在地上的手机,四周的人们也都是神色自若的从我身边走过。

我开始绝望了,回到家只说手机丢了,也不敢把花了50块买了块切糕结果顾着吃手机被偷了的事实告诉妈妈。

那时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小姨,上学这些年都是小姨、三姨接济我,现在还把她送我的礼物丢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