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邪王的完美老婆苏子墨萧晨 by钟无贱完整在线阅读

  • 本站
  • 2019-05-15
  • 128已阅读
简介 邪王的完美老婆苏子墨萧晨by钟无贱完整在线阅读主角是苏子墨萧晨的书名叫《邪王的完美老婆》,它的作者是钟无贱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

邪王的完美老婆苏子墨萧晨by钟无贱完整在线阅读主角是苏子墨萧晨的书名叫《邪王的完美老婆》,它的作者是钟无贱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谁跟你开玩笑的?老娘让你摸,你就摸,哪来的废话!”丁九灵一脸怒色,心说我丁九灵说话办事,行来干净利落。 吐口唾沫成钉的人,你把老娘当成啥?这让萧晨有些纠结起来,看着丁九灵性感火热的娇躯,老实说,萧晨真...推荐指数:《邪王的完美老婆》第5章想‘贱’谁就贱谁免费试读“谁跟你开玩笑的?老娘让你摸,你就摸,哪来的废话!”丁九灵一脸怒色,心说我丁九灵说话办事,行来干净利落。

吐口唾沫成钉的人,你把老娘当成啥?这让萧晨有些纠结起来,看着丁九灵性感火热的娇躯,老实说,萧晨真的很想……可丁九灵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以这个暴力女王的性格,要是真给摸,腿都得给打折了。

“丁老大,那什么,留着改天摸行吗?”萧晨只是想调戏一下这个丁九灵,没想到她居然当真了。

“不行,现在就摸!”丁九灵非常固执道:“你要是不摸,你就是瞧不起我丁九灵!瞧不起我丁九灵的人,就是我的敌人!”我勒个去……萧晨表示很无奈,不摸她就成了敌人?还有这么变态的理由?“你到底是摸还是不摸!”丁九灵俏脸怒色,上前一把就抓住了萧晨的衣服,大有你不摸,老娘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从而也体现出这个丁九灵的暴力直接性格。 “好好好,我摸还不行吧。 ”萧晨哭丧着脸,天底下还有这种逼着摸自己的女人,真特么日了动物园了。 “那个……丁老大,您能把眼睛给闭上吗?你看着我,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萧晨盯着她认真的脸,满脸羞涩说道。 丁九灵雪眸泛着冷光,心说也对,看着他摸,自己心里会有障碍的,于是按照萧晨的要求,她把眼睛给闭上了。

“丁老大,我可要下手了。 您要是觉得受不了了,您就大声叫出来,我保证让你满意的。

”萧晨一副我很专业的样子,气的丁九灵娇躯微微颤抖,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少废话,快点摸!”丁九灵又是把月匈一挺,等待着萧晨上下其手,心里还是很紧张的,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摸。 从小到大,性格要强的她,在能力方面从未把自己当成女人。 在她看来,男人行的。 女人为什么不行?要做就要比男人做的更好更出色。

哪怕是言行方面,她对自身极其严格。

说过的话,哪怕是跪着也要实现他人。 这就是不服输的丁九灵!可是等待了好几十秒,对方并没有动手,这让丁九灵心里有些不痛快了。 心说老娘就这么让你下不了手吗?睁开双眼一看,此时她面前的萧晨早已消失不见了。 只见办公室的窗户传来萧晨贱笑声:“丁老大,先存着,下次我什么时候想摸了,就来找你!”说完,这货眨眼间就消失在办公室外。 气的丁九灵跳脚大骂。

…………在保安部闲逛了一圈,混到午饭点,萧晨跑的比谁都要积极。

正在打饭的老陈一把拉住萧晨的胳臂,挤眉弄眼一脸猥琐笑道:“萧兄弟,怎么样?咱们丁老大的手感如何?有没有爽翻天啊?”萧晨没好气白了他一眼,笑道:“还不错。

有点扎手。

”“我擦,还扎手?莫非咱们丁老大里面是带刺的?”老陈一脸懵逼。 要知道丁九灵可是全体保安部兄弟们心中的女神,他们虽然吃不着,好歹平常也是意-淫的对象,尤其是像老陈这种单身几十年的老单身汪,每次左右手快活的时候,脑子里可全部是丁九灵完美身体。 “切,何止是扎手啊,简直爽的不要不要的,啧啧,到现在我的手还有余香呢。 ”萧晨夸大其辞吹牛,反正吹牛不犯法,也顺道满足满足老陈这老liumang的变态心理。

“我滴个乖乖,快,快,把你的手让我闻闻。 ”老陈一听,激动的拉住萧晨手就要闻个痛快。

“滚蛋!瞧你那贱样。 ”萧晨满脸嫌弃,一脚踹在了他的**上。 “你就是萧晨?”就在萧晨跟老陈嬉戏打闹时,两名身穿保安制服的壮汉莫名出现在他面前。 眼神阴霾看着他。

“萧晨?萧晨是谁?”萧晨左右瞄了一眼,笑道:“请喊我帅晨。

”两人一愣。

其中一人阴沉着脸说道:“我们组长想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组长想‘贱’我,就让他来‘贱’啊。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你们又不是美女。

”说完,萧晨端起打好的饭就往外走去。 两人再次愣了下,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嚣张。 这时老陈赶忙追了上去,用胳臂碰了萧晨一下,皱眉说:“完了,你这回麻烦大了。 ”萧晨一笑:“什么麻烦?”“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两个保安是谁的人吗?”老陈埋着头,眼角余光撇了眼正在往这边走来的俩保安。

“不知道。 ”萧晨摇摇头,一**坐在餐桌前大口扒着饭。

“咱们保安部分两个组。 A组跟B组。

A组是咱们丁老大管的。

而B组是保安部的副部长管着。

一直以来咱们A组跟B组就是死头对。

尤其是B组的组长仗着副部长是他老表的关系,在保安部横行霸道。

私下里勾帮结派,在社会上拉了一大帮小弟混入保安队伍。

”说到这,老陈一脸气愤。

显然在保安部里他没少受B组的人欺负。

没办法,他们是天衣集团的土著,现在来了一帮社会混混,根本就不是对手。

“B组的组长对咱们丁老大很有意思,今天你在训练场跟丁老大打赌的事情,估计被他们知道了。

待会儿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跟他们玩犟的,咱们这些平头小保安混口饭吃,惹不起他们啊。 ”老陈劝道。 毕竟A组的土著保安,大部分都来自社会的底层,加上天衣集团福利待遇好,能混到这样工作不容易,宁可低头受人欺负,也不敢反抗。

萧晨无所谓笑了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嘿嘿,他就要倒霉。 ”“忍忍吧,能来天衣集团上班不容易,虽然老哥我知道你有点小门路,可能在公司里没什么事,万一出了公司咋办?你们手段可毒着呢。

”老陈心有余悸提醒着。

这时,食堂外走来一个身形壮硕的男人,男人手里咬着根黄瓜与另外两个保安汇合一起,窃窃相谈了两句便朝萧晨这边走来。

“萧兄弟,别吃了,赶紧走,他就是B组的组长冯天霸。 ”老陈见势不妙,端起饭盘劝萧晨离开。

萧晨继续埋头吃饭,毫不在意。 老陈知道他的性格,当下想溜,但又觉得不讲义气。 于是一咬牙留了下来。

冯天霸吃着黄瓜带着小弟大步走了过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