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邢山小说阅读 第八章 脱身

  • 本站
  • 2019-05-15
  • 17已阅读
简介 邢山小说阅读第八章脱身小说主人公是邢山的小说叫做《绝地求生在异界》,它的作者是江枫渔火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

邢山小说阅读第八章脱身小说主人公是邢山的小说叫做《绝地求生在异界》,它的作者是江枫渔火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牢房的距离,之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有原因。 此人整个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上面还挂着土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黏巴巴的粘在一起,一...推荐指数:《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八章脱身免费试读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牢房的距离,之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有原因。

此人整个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上面还挂着土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黏巴巴的粘在一起,一点声息都没有,若不是邢山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头颅还真以为是具尸体。

得嘞~这副卖相,也彻底断绝了邢山牢房内遇到江湖上久负盛名的隐藏大佬的希望,不过抱着万一的可能性,他还是试探的向着那边喊了几句。 “这位前辈,如何称呼,你知道外边那些人是谁么?……前辈,前辈!你听的到么?”“里面的老实点,再吵小心吃爷爷的鞭子!”邢山的喊声没得到那人的回应,倒是让外边的看守听到了,对着这边训斥了一句。 至于那个蜷缩着的人,除了听到邢山第一声呼唤微微动了下头表明自己还活着,多余的反应是一点都没。 好吧,看来是没一点指望了。

饶是邢山心中有千般想法,现在也唯有在心底叹息一声。 转头看着自己手掌一眼,上面形似刺青的小剑莹然成辉,这算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 对于袁道人走前给予的这个小剑,在邢山懂事识字后刑明远倒是将袁道人留下的一份‘使用说明书’给他。 上面直言这是一份符宝,虽然并不像是符篆是一次性的,但要是不及时补充灵力,使用后要等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灵力,不补充灵力频繁使用并不推荐。

他此前在被抓的时候昏过去没有机会使用,而在马车上的时候,又由于周围敌人众多使用也没什么用处,也就留到了现在。 但是……依靠这个他们三人真的能逃脱出去么?邢山对此却是一成的把握都没有,如今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现在越发后悔自己只是学了招式,并没有学习家族中的那些内功心法,说的怕进入仙宗事先修炼过功法有麻烦,真是信了刑明远的邪!人死了还谈什么进入仙宗。 …………时间在邢山的琢磨怎么逃脱中过去。 地牢并不能准确的预估外部的时间变化,不过通过外边那些看守隐约传来的声音,此时应当也是在晚上了。 “哥哥……给,吃。 ”邢山坐在地上还在思索生路,不知什么时候一直在角落和叶芳菲抱团取暖邢思思走到了他的身边,手心摊开,小手上放着几块桂花糖,这应当是白天最后小贩那里拿的,也难得她能保存到现在了。 看着这块糖,再看邢思思咽口水的样子,邢山笑了笑。 “哥哥不饿,思思吃掉吧。

”这不提还好,被邢思思这一说,他才猛然发觉,自从事上午从邢府出来后,三人可是滴水未沾,饶是自己能够坚持住,但这两个小家伙呢?将目光放在邢思思和叶芳菲脸上,两人脸上都有些憔悴的样子,却也是受了不少的哭。 “哥哥就不吃了,思思你还有么?还有的话分给你菲姐姐一些,你们两个先吃吧。 ”“恩。

”虽然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不吃,她自己的小肚子可是饿的够呛,但从小被教导要听哥哥的话,她自然是选择了听话。 看着邢思思的身影的又走向就角落,邢山却是不担心什么饿死的事情。

这些人既然是将三人抓来关押,自然是不是为了饿死他们,料想应当有安排才对。 事实也没有出乎邢山的预料,没多久一个面色淡漠的看守就提着食盒靠近三人的牢房,估计是怕麻烦,也不打开牢房门,只是将食盒放在地上,不说一句话转头就走。 倒是邢山一下子从地上做了起来,伸出胳膊见其拉近些,然而整个却是拿不进来,只好是在外打开。 几个包子,几碟小菜,还有底层些许米粥,谈不上丰盛,但也能说是可以了。 唤来邢思思两人过来,邢山一转头却是看到此前给自己送食盒的那个看守端着一个盆,两三步来到此前他看到牢房另外一人的门外。 “吃去吧。 ”这看守厌恶的向里扫了一眼,随后手中的盆子直接一个倾斜,向内的泼去。

邢山这才看到那个牢房靠外的一栏上地面光洁如镜,看不清食材的黑色浓稠液体就被泼到那里。 这……自嘲笑一声,邢山看着自己眼前还算的上是‘丰盛’的晚餐,也在也不用想什么上一世的人权了,自己若是不能想办法逃离,这何尝不是自己的明天。

看着邢思思两人饿的急了,正对着食盒中的东西狼吞虎咽,邢山也是准备待两人吃完自己吃上一点,毕竟就算是想要逃脱,不吃饱估计跳脱的力气都没。 然而就在他伸手取过一个包子时,眼角余光却是看到让自己震撼的一幕。

监牢中几乎没有存在感的那个人却是蠕动了起来!没错,是蠕动!如同夏日的蚕蛹,粪坑的蛆虫一般一点点的挪动身躯。

能看的出来这人的体力几近于无,稚童一两步的距离他要好久才能挪过去,甚至期间还要停留数次积攒力气。 随着这人的动作角落出来,邢山这才看到这人的形象。 两只手臂已经是扭曲到不成人形,腰部往下也像是朽木一般,随着上半肢的活动拖拉着向前艰难滑动,看的人既是心酸又是震撼。 “这位……”邢山看着这副场景,刚想开口却是不知如何将自己的言辞继续说下去。 同情?现在同为阶下囚,说不定人家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再者看着人的身材也是成人,何须自己一个稚童外边的人来同情的。

就算是自己想要给予对方帮助现在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心下默然,对于逃离更加的下定决心。 就在邢山沉默的这一会,那人终于是蠕动到了监牢门的附近,费力的低下头,慢慢伸出舌头开始舔舐着地上那一看卖相就不是很好的浓稠液体。 正常人喝粥用着勺子更或是捧碗都要费些力气,若是舔舐怕不是要花费十倍百倍的功夫,而这人的动作却是格外的认真。

将眼前的一块舔的干干净净后,就又蠕动身躯,向着另一块挪去。

邢山不知道这人坚持到现在是为了什么,他自忖若是自己如此,怕早自我了断,一了百了。

他如何能够这么顽强,甚至是抛弃一切尊严的——活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