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第369章 栾皇诏书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9
  • 96已阅读
简介 砰砰砰……虚空震动,曦光涌动,天空呈现祥瑞,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弥漫.`com此时,栾海擎握着一物,手中喷薄霞彩,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置身于太阳中心,无比尊贵。 那件物品,乃是一

第369章 栾皇诏书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砰砰砰……虚空震动,曦光涌动,天空呈现祥瑞,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弥漫.`com此时,栾海擎握着一物,手中喷薄霞彩,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置身于太阳中心,无比尊贵。 那件物品,乃是一卷诏书,呈古黄色,很古朴,却是散令人跪拜的可怕气息。 这是……,栾皇诏书!?刹那间,在场一众强者眼睛圆睁,皆是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之前有传闻,栾海擎带着栾皇诏书,前往简家强制联姻,很多人都觉得是传言,只是认为皇室给简家施加了极大的压力。

却是想不到,在栾海擎手中,真的有一份栾皇诏书!栾皇,镇天国的至高存在!诚然,上一次千年大战之后,皇权旁落,十大战城的势力日益兴盛,让无数人对于镇天皇权,产生了质疑。

但是,事实上,能够坐上皇都的皇座,统领镇天国疆域,获封栾皇称号,本身就必须是镇天国的最强者。

当今的栾皇,以实力而论,毫无疑问,乃是镇天国第一强者。 其亲手拟写的诏书,蕴含着极为可怕的威力,但是其中泄露的力量,就足以压垮一位地境大高手。

“拜见栾皇!”“参见栾皇!”……一时间,在场人群纷纷鞠躬,以示对栾皇诏书的尊重。

“呵呵……”栾海擎捧着栾皇诏书,笑得无比快意,瞪视秦墨,怒喝道:“你这放肆的乡巴佬,见到栾皇诏书在此,还不跪下认罪!”一边说着,栾海擎手捧诏书,释放一股气息,如同山岳盖见此情景,在场很多强者不禁皱眉,他们对于栾皇诏书,有着深刻的了解。

手持栾皇诏书的人,若是皇室贵胄,则能驱动诏书中的可怕力量,能够战胜远强于己身的对手。 砰!曦彩翻腾,汇聚成云,当空盖落,挟带着无上威严,压向秦墨。

见此情景,不远处古峰主已是按捺不住,当即想出手救援。

却觉数股强大气机暗中袭来,将之牢牢锁定,让他难以动弹。 “谁……”古峰主又惊又怒。

远处,高台上,侯五使冷哼一声,迈出一步,想要出手。

他本性就极为护短,岂容一名西翎卫在大庭广众之下,任人欺凌。

何况,他对秦墨这个少年,非常喜爱,寄予厚望,岂容这少年有失。

“不忙。

”米风狂抬手制止。 “不慌出手,这少年真的很有意思。

”钟老亦是制止侯五使的援手,注视远处。

这个时候,秦墨依然挺立,身上喷薄的气势,越来越浓烈,整个身躯四周,环绕着无数细碎剑芒,竟是与栾皇诏书相互抗衡。

嗡嗡嗡……剑吟之声,宛如天空震响的雷霆,不绝于耳,令人悚然。 渐渐的,秦墨身上的剑势,竟是越来越浓烈,隐隐中透一种绝世锋芒。

这种情况,乃是秦墨体内的剑魂之力,受到栾皇诏书之力的触动,竟是无比活跃,与这种磅礴力量碰撞,使得秦墨的先天剑芒不断攀升。 四周,人群一个个看直了眼,在场的众人中,皆是武道的行家,自是能感受到,秦墨体内的先天剑芒不断攀升,仿佛遭到重压后的反弹,似乎即将蜕变.`这是要突破吗?真是一个怪物啊!很多人心中哀嚎,千元宗这个少年也太可怕了,这种情况之下,竟还能伺机突破,这让同辈的年轻人怎么活啊!“海擎殿下,且住手!”“十七皇子,不要动手!”见状,龙舵阁、落月峰两宗的强者高手们不由急了,若是任由秦墨这般进步下去,岂不是当场要突破先天剑芒中期?这不是让一个未来大患提前成长吗?这个该死的乡巴佬!?栾海擎双眼喷火,他没想到情况会这样,秦墨竟能凭借自身的剑意,与栾皇诏书的威势抗衡,并且,还在籍此机会突破,冲击更高的境界。 这样的情况,让栾海擎骑虎难下,他很清楚,这个混蛋少年在西城的份量,想要当众击毙,是绝不可能的。

否则,必定会招来西翎卫营的疯狂报复。

想及此,栾海擎收起栾皇诏书,暗中却是恨极,如果今日不能惩治这小子,以后他将成为整个皇都的笑柄。 “秦墨,你连番冒犯皇室尊严,今日若不跪地认罪,我日后必严惩你。 ”栾海擎狠狠说道,言语中杀气弥漫。 闻言,秦墨淡淡微笑,道:“十七皇子,你既是如此说,那四年之后,我必亲上皇都,来领教你所说的严惩。 ”这一番话,已是透着难以掩饰的锋芒,宛如神剑出鞘,令人颈脖一寒。 在场人群皆是一惊,心道秦墨真是坚毅如刚,这种情况下,竟是打着四年之后,实力有成时,亲上皇都,来清算今日之事。

“小小年纪,便敢顶撞皇室威严,将来真让你修为大成,那还得了!”素袍老者寒声开口,目光闪动,衣袖中的双掌萦绕黑色气劲,无声无息,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个少年当众击毙。

因为这少年的表现,着实是太过杰出,即使放在皇都,也是令人瞩目的绝顶天才。 如此稚子,一旦真正成长起来,实是心头大患,不如不顾一切将之除去。 砰!一声闷响,众人眼前一花,侯五使已是站在秦墨身前,魁梧身躯如山岳,令人产生不可逾越之感。

“在西翎战城地界,主城的内城之中,想要当众为难我西翎卫营?你们皇室是想和卫营之间开战吗?”侯五使眼眸开阖,目光如电,语气充满肃杀。

“西翎使,你……”素袍老者惊怒,却是暗叹,知晓错过了击毙秦墨的最佳时机。 “哼!为难你们西翎卫,这个小子当众冒犯我,那又怎么算?你是想包庇冒犯皇室的罪人吗?”栾海擎寒声道,他此刻怒火攻心,实是憋屈到极点,想不到取出栾皇诏书,竟还不能拿下这个乡巴佬。 现在,又跳出一个家伙,想要维护这个混蛋小子。

“包庇又如何?想要问罪,让皇都卫营派人来。

”侯五使斜着眼,不阴不阳的说道。

这一番挤兑,差点让栾海擎肺都气炸了,想他堂堂十七皇子之尊,竟在西翎战城这个地方,被人连番奚落,当面顶撞,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之事,你们西城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此次大元帅的寿宴,我也不去了。 ”栾海擎看着羿明坤,冷声说道。

“这……”羿明坤面露难色,看了看秦墨,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意,而后沉声道:“秦墨,不管如何,此时因你而起,你要负责。 十七皇子是西城的贵客,乃是祖父寿宴的座上宾,若是他不出席寿宴,兹事体大。

此次祖父的寿宴,你就缺席吧。

”闻言,在场龙舵阁、落月峰等强者们面露喜色,羿明坤此言正中他们下怀,这个秦墨的资质太可怕了,已是让他们如坐针毡。

此次大元帅寿宴,千元宗派来古峰主等人,其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得到羿大元帅的重视,为将来重回主城,铺平道路。

现在,千元宗的秦墨、帝衍宗表现如此惊艳,一旦进入羿大元帅视野,得到其赏识,后果实难预料,绝不是龙舵阁等宗门所愿见到的。

秦墨此子,一定要打压,伺机将之击毙,否则,后患无穷……这是龙舵阁、落月峰等强者心中一致的想法,随即,这些人一脸正色,告诫秦墨要以大局为重,栾海擎是贵客,若是不出席大元帅寿宴,势必影响西城的声誉。

况且,即使秦墨不顾及个人得失,也要顾及自身所在的宗门,诸如此类的话语,不绝于耳……“哼!话还是你们会说啊!”古峰主则是冷笑,他已认出来,刚才暗中制住他的强者,正是龙舵阁、落月峰的几位大高手。

这时,却见秦墨微微颔,道:“既是如此,寿宴我不参加就是,告辞!”说着,这少年转身即走,眨眼之间,便已消失无踪。 在场人群一阵怔然,许多人暗中叹息,此子的心性实是难得,不卑不亢,却又顾全大局,为了顾及宗门,还是选择了妥协,放弃了参加帅府寿宴,放弃了大元帅的嘉奖。 远处,秦墨则是身形如电,飞快离去,他嘴角抽搐,差点要笑出声来。

“走,走,走,快走!哈哈哈……,小子,等到过几日,武殿结束后,立刻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藏起来,然后以羽先生的身份,到帅府去喝醉仙宝酒!咝咝咝……,这种宝酒对本狐大人的寒毒,也是有着极大裨益啊!”银澄大呼小叫,已是迫不及待,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转眼之间,秦墨在内城河上疾掠,已是靠近岸边,忽然,一道黑幕涌来,竟是将他笼罩进去。 顿时,四周情景变幻,已是到了另一个地方。 乾坤倒转?!地境之上的大高手,秦墨心中一惊,是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