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徽商仇光照一家三人的出彩人生 赏析作文

  • 本站
  • 2019-06-08
  • 153已阅读
简介 上丰老街斗笠斜阳/摄(请摄者尽快告知联系方式) 仇家村,歙县北乡一个几十户小自然村(今属上丰乡霞江村),清末民初却享誉徽(州)衢(州)两地。 一是仇家村在衢州做生意的人多,十户中就有4

徽商仇光照一家三人的出彩人生 赏析作文

上丰老街斗笠斜阳/摄(请摄者尽快告知联系方式)  仇家村,歙县北乡一个几十户小自然村(今属上丰乡霞江村),清末民初却享誉徽(州)衢(州)两地。

一是仇家村在衢州做生意的人多,十户中就有4户;二是在衢州经商的仇光照家,以“诚信经营”而“惠泽衢地”,屡得褒奖;三是仇光照一家竟出过三位诗人。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

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和很多徽州商人一样,仇光照15岁那年,就被父亲仇履吉带到浙江衢县(衢州)学做生意。   仇光照(1864—1932),字星农,号藜山,先佐父经商,父年迈后独立经营,并请胞弟仇光烈帮助。

几十年苦心善谋,先后在衢县水亭街等主要街肆,金华、兰溪等地开设了恒裕、恒顺、星记等门面店号20多家,经营布匹、纸张、印刷、南货,得衢州“仇半街”之称。

  诚信使仇光照事业有成,但他从不欺行霸市,尽管家大业大,却更谦虚恭敬待人。 他热心公益、乐善好施,常常舍粥赠药、助学兴教、修路筑桥,担任衢州商会会长、金(华)衢(州)会馆主要负责人多年。

  光绪末年,他独资创办皖江学堂,躬任堂长十余年,宣统二年(1910)当选衢州商会会长。 当年衢地瘟疫肆虐,百姓一粟难求,仇光照筹银5000两(其中自捐1500两),遍街开办平粜惠民,溥仪皇帝御书“嘉惠梓桑”褒奖;同年捐银500两,改造衢州街达5公里,都察院传牒表彰;宣统三年(1911),农工商部赠褒“急公好义”;同年,当选衢州徽州会馆总馆事。

民国二年(1913),他独资创办衢州地方农民银行,发行股票,揽资20余万元;民国七年(1918),任城区学务委员长,城区教师、员工薪金全由他发放。

他耗银5000两,创办了衢州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国民小学,当时教育部、浙江省政府分别以766号文、浙字217号文授予银质褒章、三等褒章。

民国八年(1919),总统徐世昌题褒“急公好义”。 民国十三年九月(1924),军阀孙传芳强索军饷10万银元,全衢惊慌,势将溃变,仇光照临难不惧,凑足10万索银(自捐7万元),使地方与百姓逃过一劫。 时任浙江省省长张载阳颁发一等奖章,衢州百姓万人抬着“绩著贤劳”大匾,高悬于仇光照宅第大堂。   后病重期间,仇光照嘱其家人曰:“他乡日久是故乡,吾一生汗水流在衢城,死后不回徽州故里,将吾埋在此地。

”临终前撰一联作为家训,要子孙后代牢记并遵行,其联曰:“凡公益,善举靡,见义勇为;终夙愿,勤立志,发展商业。 ”  仇光照是一位商人、善人,还是一位有才华、有名气、有作品的作家和诗人。 他在自传体文集《勤得果》中写道:“……每于暇时,搜购报章书籍,攻之达旦,乃吾常事。

购为库,读长知,思生才,勤得果。

”其著作甚丰,体裁多样,著有自传综合文集《勤得果》(全一册);商贾经验心得之著《星农集》(全一册),诗集《游衢诗吟》(一百首,上下两册)等多部作品,得“商人作家”美誉。

  仇光烈,仇光照胞弟,出于商家,却爱文甚于商,年少时每去仇家村边上的溪边村果树林、龚村桥老柳坝、铁练山青草地和里鲍村“三点鲍”祠堂等处游玩,对景抒怀,吟诗作句,村人呼之为“小文人”。 后因父亲年事渐高,商务有些力不从心,多次催促,无奈之下才携妻武氏到兰溪帮把手。 仇光烈夫妇为人聪慧,在兰溪很快便学了不少生意经,尤其是他妻子武氏更是知客待客,买卖经营的一把好手,是兄长的好帮手,使生意如虎添翼。

生意之闲夫妻二人游山玩水,吟诗作画,还经常切磋诗画。

据仇家老辈生意人回忆,仇光烈夫妇的卧室里经常是“手稿成堆,画作满壁。 ”民国十八年(1929),仇光烈夫妇第一部诗集《兰溪写意》问世,可惜笔者至今无缘见面。 民国廿年(1931),仇光烈夫妇的诗集《返徽诗吟》一百首(上、下两册)由浙江衢州阜成纸庄印刷出版发行。 该书封面中间直书“返徽诗吟”;边上小号字“一百首”;左上端小楷书“仇光烈、武氏稿”;右下端楷书“民国二十年孟秋月印制发行,衢州阜成纸庄印刷部印制”。

  笔者从中挑选了诗集中的《一路乡情一路歌》,多为五言或七言,抄列于下:  出兰溪  午刻兰溪发,须臾已到严。

水深宜远泊,暮雨烟中织。

  宿关东  人烟数十傍山居,前面临河好捕鱼。

听得儿童喧笑语,黄昏系缆意多舒。

  宿港口  雨大风狂忽转凉,单衣对换夹衣裳。

喧闹港口堪停棹,夜静更深梦正长。   宿湾安  船开须纤力,水大换舟难。

未晚溪边宿,明朝再上滩。   宿云头  云头村外可停船,搅耳波涛夜少眠。

或晴或雨难料定,计时刚值麦秋天。

  宿街口  歙界今才到,乡音喜乍闻。 离此才百里,极目望行云。   宿小川  新安江号即徽河,曲曲弯弯大石多。 两岸绿山中碧水,小川村口宿如何?  宿忠堡  片帆高挂认归途,忠堡村夜月影无。

风景赏来晴日少,雨中胜看辋中图。   过朱家村  已抵朱家村,小舟强挨定。 望见紫阳桥,中流好转舵。   宿琳村  珠兰万朵齐开花,一种清香好窨茶。 远客经营能获利,此间花业是专家。

  进徽城  徽城建筑本依山,街巷衢横店肆环。

近闻汽车开甚速,屯溪半日去能还。   到霞丰  豆棚闲话叙霞丰,暂息尘劳意转浓。

佳节端阳今又是,一杯浊酒勉烧胸。   笔者对诗赋乃“门外汉”,但通读《一路乡情一路歌》,从始发地到家乡,简单推算这次归程应该为“九”日。 这首诗是真正的写生活,写兰溪到歙县,写家乡的事和景,写新安江山和水,写作者的心情。 人到哪里就写哪里,看到什么就写什么,有感于怀就吟出诗句,游子归来的“归心似箭”和“这好、那好,总是家乡好”的故土情、乡愁味,以诗抒之,用诗记之,写得明明白白如秋天水,中秋月,令人十分感怀。   写此文时,杭州徽州学研究会会长、原浙江省总工会主席胡永吉先生和杭州徽州学研究会副会长仇名虎先生(祖籍仇家村人),先后从杭州到笔者寒舍,共同商讨徽文化挖掘与传承,又赠送了相关徽文化书籍。 详谈中得知,他们不久前又从合肥友人处发现了仇光烈夫妇另一些诗作和文稿(民国时的合肥只是一个县级城市),想当年书刊发行量较少,能发现仇光烈夫妇的作品,实属沧海撷珠,甚是可喜。

  笔者老家与仇家村只一山之隔,原同属许村区域,故提笔作记,算是补漏。

(许安斌来源:黄山晨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