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创作之星吴翼菲:文明瓦屋嘉年华

  • 本站
  • 2019-07-14
  • 177已阅读
简介 上接参井天地之灵气,下撷岷峨雅水之俊逸,云上瓦屋碧流千里,康养蝉音万象空灵,轻舟绿波如锦似绣。 此时正是云上瓦屋的清晨,泠泠细流划过崎岖山道,欲来未至的雨滴随着雾蒙覆在碧翠林海间,在这烟

创作之星吴翼菲:文明瓦屋嘉年华

上接参井天地之灵气,下撷岷峨雅水之俊逸,云上瓦屋碧流千里,康养蝉音万象空灵,轻舟绿波如锦似绣。

此时正是云上瓦屋的清晨,泠泠细流划过崎岖山道,欲来未至的雨滴随着雾蒙覆在碧翠林海间,在这烟波浩渺之景下,几只小鸟唠起了嗑。

多美的家园啊!柳莺扑扑翅膀停在翠绿的树巅上。 灰雀从繁茂的树叶中冒出来,点点头说:是啊!瞧瞧这山,这水,这树,多新鲜!柳莺欢快地鸣叫了几下,嗔道:我可不是说这个。

你仔细看看这些游客,他们才是重点咧!一缕清风徐徐吹来,几滴小水珠落在青草上缓缓滑下。

游客们年庚不一,顺着精心磨制的木桩依依前行。

瀑布之水天上来,白色的激水在山路间翻飞跳跃,他们细心地踏过木阶,偶有重重的响声,都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 真怕他们一个凶相就又把我踏平了。

小草担心地理了理鲜嫩的发,我可不想再成秃头!不会的!咱和人类可不已经成朋友了嘛!果子安慰他。

一转身,又惊慌起来:小心小心……啊!小草尖叫起来,几缕草无风自动。 原来是一位走神的游人正八风不动地走向他。

爸爸!别踩到小草了!一位可爱的小姑娘努力拉扯着父亲,一张小脸满是对青草的挂念。 男子仿佛刚刚惊醒,心悸地生生别过了步子。 他脸上的死里逃生与小草如出一辙。 美救英雄。 众人都松了口气,吊在嗓子眼的石头放回到心底。

柳莺停靠到对面的石柱上,舒了气:我可真是爱极了这样光明的家园。 见小草疯狂的摇摆附和,她高兴地跳了个舞,道:要是古树伯伯看见也一定会欣慰的!几个小家伙听到,都不由得回想到了当年那个时代。

瓦屋山上还尽是割天劈地的穷途断壁,尖锐的壁岩上铺满泛着古味的青苔,黑森繁而不茂,倒别有一番古老的韵味。 游人不少,也说不上多。 当年的古树还是个热情的性子,这人一多就忍不住招展自己粗壮的身姿。 别挤啊!什么树绊着我!你怎么说话的!喂?喂!那个张总啊……一时间,仿佛整个瓦屋都被吵闹声覆盖了。 有人踹着古树而过,有人立志把小草拔成光亮的秃子,有人试图拽住美丽歌唱的鸟莺……吵声,痛声,电话声,声声扎心。 古树太累了,他听到自己的心碎了,他怒骂一声:真是不文明!他一睡,就是几年。

水滴突破河轨的禁制触到几小只的身上,他们狠命摇摇头,后怕地缓了口气。 咱现在可不怕咯!他们都特别好了!大家纷纷赞同。 远处是一群游客,他们细细交谈着,眼睛向四周注意。

灰雀迷恋地眨眨眼,扇动小翅膀:嘿!目不斜视!真可爱。 石碣旁是一群学生在摇头晃脑抒发情感,老同志们也坐不住了,纷纷对起了诗句: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在说咱们呢!大山雄厚的声音传来。 水急客舟疾,山花拂面香。 流水哎呀一声,花儿更娇了。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是咱是咱!柳莺大呼,高兴得绿毛都快红了,咱鸟也争光!好一个飞诗令!他们高兴地飞下来,绕着这群可爱的人们歌唱。 人们轻轻伸出手接住停靠的鸟客们,真真是和谐。 路边有清柠的木香,混着双龙溪弟兄的嬉戏声,月亮潭身上的小纸碎被细心的人们拾起,又恢复成一面碧绿的镜子。 她害羞地捂了脸。

古树悠悠转醒。 他看到秋水长天似画卷的自然美,听到人们与伙伴的欢声笑语,而古韵石阶则是苔米独享的天地。 这幅画映到他的眼底,他惊奇地发现一位稀客常驻了下来文明。 文明穿梭在人上人下,步伐轻快,他对古树笑道:兄弟,我来了。

黑夜翻面后会是新的白昼,我们爱这日子,因为这日子给我们带来了灿烂的明天的最可信的讯息文明到来了,谦让而富有文采,自律并赋予光明。 柳莺翅膀一歪,撞上了古树。

哎乖!慢点儿!这呀,都文明兄弟的功劳。 古树伯伯醒了!大伙儿激动了,叽叽喳喳围绕他俩又是一阵欢快的嬉笑。 我真幸福灰雀对着崖底大喊,文明的讯息在大山里回荡不绝。

(作者:洪雅中学吴翼菲,指导老师:周玉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