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邪咒鬼探庄杰,林雪儿全章节完结版阅读

  • 本站
  • 2019-05-15
  • 179已阅读
简介 主人公是庄杰,林雪儿的小说,是由道门九公子创作的悬疑类小说,邪咒鬼探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庄杰把那些恶心的东西给清理干净,再把纸条拿到灯光下一照,上面有字,咋一看,怎么

主人公是庄杰,林雪儿的小说,是由道门九公子创作的悬疑类小说,邪咒鬼探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庄杰把那些恶心的东西给清理干净,再把纸条拿到灯光下一照,上面有字,咋一看,怎么还是我的生辰八字呢?...我心里冷不丁倒吸了口凉气,忙往后退开一步。 不是我胆子小,怕这具尸体。 而是,眼前的张大拿,只能说是脸是他的,尸体其余部位,全是红毛!这种毛很细,看起来就跟毛毛虫身上那种一样,即恐怖又恶心!庄杰把锄头放在地上,眉头皱得老紧,看着张大拿的尸体良久不开口。 看到眼前这尸体,我心里猛然想到一种传说中的东西,“红毛鬼!”红毛鬼在我们这种山村里传说有不少。

有人说红毛鬼是人死后,被孤魂野鬼霸占了尸体,然后周身就会长出红毛。

时间一到,它便会从坟里钻出来,去喝别人的血!“这,这是红毛鬼?”紧张之下,我说话都结巴了。

庄杰摇摇头没说话,站了一会儿,他从自己的道袍口袋里拿出来一卷线,这种线通体血红,看起来好像是红布搓成的。 庄杰让我帮忙把红线拉起来,他扯着线在张大拿的尸体旁边围了几圈,又用石头砸起来。 不一会儿时间,只见屋里的电灯忽然亮了,眼前一片光明。 当我看清楚张大拿的全身光景时,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地上去。 张大拿没穿衣服,赤.裸着身体。

但他身上全是红毛,看起来就跟一只红毛猴子一样,和穿着衣服没什么两样。

他下边那玩意儿似乎被连根拔起,现在还血肉模糊,看起来太特么瘆人了!我赶忙问庄杰怎么处理这尸体?他说现在太晚,休息一下明天再把它烧了。

“这,是不是红毛鬼?该不会爬起来去害人吧?”这个才是我最担心的问题,现在的我可不一样了,事实摆在眼前。

“没事,只要红线不动,他跑不了。 ”庄杰说完就进了屋。 我看了看地上一脸狰狞的张大拿,背上禁不住升起一股子寒气,连忙跟着庄杰回到屋子,把门给死死关上。

这时候庄杰已经在捣鼓他拿那个黑色袋子了。

他把袋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些破旧的玩具,大多是布娃娃,还有些残缺不全的木偶,一看就知道刚从土里挖出来不久。 这种东西对我们村里,我这一代的儿时玩伴来说,根本不稀奇,因为村里有一个老头儿就是干这个的。 我小的时候,那个老人经常送木偶给我玩。 其实村里的小孩儿他都有送,女孩子他送布娃娃,男孩子送木偶。 这个老人现目前我都不知道他叫啥名字,只知道叫他大爷爷。

因为他是孤家寡人一个,住在村里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座破烂不堪的土墙屋子。

每逢傍晚,我们路过他家门口时,就会听见他在屋里哼一种很古怪的曲子,当时他家没通电的,晚上也就只有哼曲子陪伴自己。

这老人蛮可怜的,我十五岁时他就死了,无依无靠无后人。

我就好奇了,问庄杰弄这玩意儿来干嘛?他没说话,拿了一把小刀子把木偶的脑袋削开,竟然还取了一张黑乎乎的纸条出来。 纸条打开,一股恶臭立即扑鼻而来,我忙捂着鼻子。 原来这纸条里包了点儿类似于骨头渣一样的东西,上面还有些粘液,看起来太恶心了。 这木偶里怎么还有这玩意?庄杰把那些恶心的东西给清理干净,再把纸条拿到灯光下一照,上面有字,咋一看,怎么还是我的生辰八字呢?“没错了。 ”庄杰点点头,用火机把纸条给烧了,回头问我:“知道这布娃娃是谁做的不?”我点点头,把大爷爷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然后问他:“这上面怎么是我的生辰八字?”“招鬼害你的。 ”他淡淡地回答一句,又说:“明天带我去你大爷爷坟前看看。 ”“他招鬼害我干嘛?”我脑子乱了,心里疑惑得很:“那我怎么一直没事?”“你已经有事了,你的魂本来就淡,阴气重,木偶里放了死人的骨渣,招些孤魂野鬼来把你家给围了,你的阳气无法加增,阴气越浓,到时候就可以拿去养尸。

”“啊!”我张大了嘴巴:“真,真的假的?”庄杰笑了笑,问我父母是不是经常生病?晚上是不是老叫冷?我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还真是这样!打小时候起,不论春夏秋冬,我父母从外面干活回来,都会说这天气逆天的冷。

而且,他们的确经常生病,只不过都是小病小灾,一直以来也没发生过什么大问题。

我想把事情搞清楚,可庄杰这时却不给机会,问我他睡哪儿。

我不甘心地指了指我家客房,他负手就进屋去了。

“那术士为什么害我?”我怕搞不懂事情夜里又睡不着,连忙问他一句。 “你是鬼帝命。

”庄杰回了这句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后,再也不理会我。

没窗帘,外面就有一具红毛尸体,我不敢在这儿多呆,一骨碌跑回了房间,钻进被窝里不敢动。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的,这次竟然破天荒的没有做梦。

意识朦胧中,我好像抱着一个东西,貌似枕头,但却软绵绵的,感觉很有弹性。 我这人睡觉很不老实,加上这个年纪……嘿嘿。 睡意朦胧地摸这个枕头,竟然摸到了两坨软绵绵的东西,还在动!好像奶子啊!我下意识睁开眼,我的天,我正抱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好像是林雪儿!我吓得“啊”一声尖叫,忙往后挪了过来,但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女孩儿不见了,床上除了被子啥也没有!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一眼,什么都没有啊。

哦,刚睡醒眼睛不好使,这几天精神不怎么好,可能出现幻觉了。

刚才摸到那东西,应该是春秋大梦吧……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中午十一点多了,我的天,竟然睡了那么久!不过也不奇怪,庄杰在这儿,晚上我感觉安全多了,算是安安稳稳地睡了一次。

走出房间,客厅大门打开的,庄杰就在外边儿张大拿的尸体位置,不知道在折腾什么。

我走过去想看看他干啥,没想到却没看见张大拿的尸体,昨晚庄杰围的那根儿红线断了几截,看样子跟刀子割的一样。 “怎么回事,跑了?”我大吃一惊,忙问他。

庄杰一副探查现场的样子,蹲在地上看着几截红线:“我怀疑你们村里,有和术士狼狈为奸的人。 ”狼狈为奸,这话什么意思?如果说别人把尸体弄走了,我昨晚就有想到过,这尸体放这儿,保不准那术士会来把他带走的,但庄杰没说啥,我也不想多嘴,可现在完蛋了。

“这不是那术士干的?”我问他。 庄杰摇摇头,从地上站起来:“他昨晚已经被我打伤了,短时间内还出不来,所以,这是别人干的。

”我皱着眉头,心想这事可有些难办,红毛鬼跑了,那术士也没抓到,也就是说村里还不安全,我也还没脱离危险。

我明天就要开学了,可这事不解决,我以后人身安全没了保障,事情说起来还真挺急人的。

庄杰清理了红线,跟我说他要去一个地方取东西,让我在这里等他,晚上就回来,说完就急匆匆地往村口走去。

这几天遇到的惊悚事件把我整个人都搞麻木了,大白天坐在家里都提心吊胆的,祈祷着庄杰快点回来。

我给父亲打了电话,说明天我再去姑姑家,接着去省城上学。 我是家里独子,爸妈都巴不得把我握在手心儿,这一天不归可把他们急坏了,最主要是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他们怕我以后日子过得累,在这事上面多罗嗦了几分钟。 庄杰这个人我感觉挺靠谱,既然他叫我们别再回这里,那应该是没错的。

所以没跟父亲唠嗑村里的事情。 一来二去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我正准备做点饭吃,谁知这时村里突然有人“啊”的尖叫了一声,打破了村里的安静!发生什么了?听声音是林雪儿家的方向,我丢掉手里的勺子,心急火燎地就往那儿跑。 这种声音一听就知道出了事,我怕是红毛鬼,得去疏散一下。

林雪儿家依山而建,在我家正对面,不一会儿功夫我就到了门口。 这时已经有不少人把她家给围了,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恐惧。

我皱着眉头冲进屋里,又立马被里面的场景给吓退了回来!。

Top